曾颖:不要指责大学校长的玩牌

在南京大学举行的“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大学校长论坛”上,香港城市大学前校长张信刚正在演讲的时候,会场上浙江大学校长杨卫被人发现在用笔记本电脑玩牌。照片被网友发到微博后,很快被传开。(7月23日《深圳晚报》)

将大学校长论坛中玩牌的照片发到网上,或许就是想给人一种大学校长“教育不行,玩牌在行”的感觉。但若是仔细分析分析大学校长在那个场合到底能不能玩牌,则能发现把大学校长玩牌的照片发到网上,很有可能是一件让网友们自摆乌龙的事件。

经常见到一些人在会场中睡觉或玩手机,有个别倒霉的官员还会因开会睡觉被人拍照后传到网上而受到不同程度的处分。为啥要处分?因为按照“常理”认识,开会的时候不管讲话内容多么空洞乏味老套,你都应板板正正地竖着耳朵好好听,甚至还要拿着笔认真地记录。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就是因为这样做能体现出对讲话者的尊敬,或者说是膜拜。因为台上讲话者的官衔往往比自己的大。这实际上有一种奴性的思想存在着。

而大学校长参加校长论坛,则就是另外一种情况。国内的大学校长虽有官衔 ,但是在大学校长论坛里,在有港澳台大学校长参加的校长论坛里,他们的身份都是一样的,没有行政级别之分。在官场中很多人不自觉地将领导的讲话当做圣旨,而校长论坛不是官场,绝不能让溜须拍马等官场恶俗污秽到学界。

从新闻中可以看出,这个校长论坛的主题是“如何共同弘扬中华文化”。校长们也只是就此在论坛上发表自己的真知灼见,对一些有针对性的问题进行研讨。既然是研讨,就没有绝对的真理,就会存在对同一问题的不同看法。谁也不能将一位校长的观点强行让另一位校长去接受。既然如此,当一位校长在台上演讲时,其他校长若是认可其观点,就可以对其鼓掌;若是不认可其观点,就可以不闻不理,甚至是睡大觉。

俄国文学大家果戈理写完稿子后有先念给别人听,待听完别人的意见再去修改的习惯。一次果戈理给诗人茹可夫斯基念自己的剧本,当念到一半时,茹可夫斯基竟然打起了盹。果戈理毫不犹豫地把剧本烧掉了,因为在他看来,别人的瞌睡就是一个很好的评价。难道我们的大学校长就不能用玩手机、玩纸牌、打瞌睡的方式去评价别人的演讲?难道我们的大学校长就只有人云亦云的份?

当然了,我们并不清楚杨卫校长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在论坛上用电脑玩牌。但一味的对这种现象进行指责只会让人在硬着头皮装模作样的认真听认真记中变得溜须拍马,阿谀奉承。学术中没有权威人物,学术不能让步于权贵。大学校长更应以身作则不向权贵低头,不向权威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