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乡村教师进城记

张亚丽给城市孩子上课时感觉很有压力

城乡教师交流引发的深沉思考 城乡教育差别带来的有趣映衬

【核心提示】

“老师,《桃花源记》里说入口那么小,几百个人怎么进去?”在农村当了7年语文老师,张亚丽还是被城市学生的一个小问题给难住了……8月28日,对于荥阳乔楼一中的张亚丽老师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这一天,她走上了城市学校的讲台,成为郑州四中初二(1)班的语文老师。不过,这次工作岗位的变动并不是工作调动,8月24日,郑州市城乡教师交流正式启动,张亚丽成为首批参与交流的老师。

【上课】

一道难住老师的学生提问

《桃花源记》里说入口那么小,几百个人怎么进去?

8月28日上午10时,郑州四中初二(1)班来了位特殊的语文教师——来自荥阳乔楼一中的张亚丽。

这一课要讲的是《桃花源记》,张亚丽对这一课再熟悉不过了,往常她只需要一个小时就能备好课,可毕竟这是她到城市中学上的第一堂课,她足足用了两个小时去备课。同时,她还准备了一些自己能预料到的学生可能问到的问题。

“山有小口,彷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课文讲到这一段时,突然有个学生举手问道:“老师,《桃花源记》里说入口那么小,几百个人怎么进去?”

这个问题,她事先没有丝毫的准备,张亚丽当时只是下意识地翻了一下课本,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时,有学生开始出“主意”:“他们肯定是排着队进去的。”

“什么呀,当时外面战乱,他们要是排着队,肯定会被追兵发现并拦住的。”另一名学生反驳道。

“他们肯定有自己的方法。”张亚丽看着正在争执的同学,觉得有些可笑。这一课她讲了好几年了,这样难以让人回答的问题她还是头次碰到。

让张亚丽更吃惊的事并不止这些,有一次,她的“辅导老师”吕荷对张亚丽说,现在初二的学生知识面很广,有一次讲课讲到小说发展的过程时,有个学生突然站起来说:“老师,我啥也没记住,就记住高潮了。”一番话让张亚丽目瞪口呆。

“在农村,孩子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些,有的连老师怀孕了都不知道。”张亚丽说,“那些孩子大部分都住校,有些家里还没有电视,更不要说接触外面的新鲜事物了,向来是老师讲什么学生听什么。”

“我们说一他们从不说二,可城里的孩子不一样,他们的想法太多了。”这一点,来自新密市牛店镇一中的武颖倩也深有感触。“城里的孩子太活泼、太好动了,可能自主学习惯了,有时候,讲着讲着自己就控制不住课了。”

【下课】

一个让农村老师困惑的现象

下课了,城里孩子怎么都不来找我问问题

下课了,张亚丽依然呆在讲台上,表情凝重地翻着教科书。按以往的习惯,应该会有学生就讲课内容来讲台上提问。

学生们在教室里进进出出,说说笑笑,有些直接三五个人聚成小堆聊起天来,好像所有的人都没注意到张亚丽的存在。

五分钟后,张亚丽合上课本,拍拍课本上的粉笔末,捧着课本走出了教室。

下一节上课铃声响起了,在外面玩的同学飞快地向教室跑去,张亚丽边下楼梯边自言自语:“咋回事?是学生没听懂还是我没讲明白?”

快中午12时了,放学铃声响起,学生们骑着自行车一个个飞快地“逃出”了校门,张亚丽仍坐在办公室里,出神地望着“撒欢”的学生。学生都走得差不多了,张亚丽才收拾好东西走出办公楼。

“可能校园外面吸引学生的东西更多吧,都跑得这么快。我们学校的学生大部分都住校,下课后都争着问老师问题,下课时比上课还热闹。因为平时住校,学生们也会主动去找我交流学习方法。”张亚丽说,有时候吃完晚饭,她也会去学生宿舍,和同学聊聊生活,大家更像朋友。有时候,她也会去找几个成绩稍微差点的学生,利用课后时间补补课、“开小灶”。

“怎么和差生沟通,帮助差生上进一直是城里老师的烦心事。”郑州市52中校长魏勇说,老师不仅要把课堂讲得热热闹闹,下课或者放学后,还应该找成绩稍微